週四. 4 月 25th, 2024

前幾天,有一位患者家人通過絡平臺向我咨詢一個疑問,她的母親本年65歲,是一位卵巢癌的患者,2年前做了手術和化療。近期復查,發明癌癥復發了,腹腔里面廣泛的耕作遷移。本地的大夫通知她,她的母親是癌癥晚期,已經沒有手術時機。假如不做調治,可能只有三個月的壽命。假如做化療加上靶向調治,有可能可以活1年,甚至是更長的時間。這幾年母親看病,已經花光了家里的儲蓄。假如繼續給母親調治,可能就要傾家蕩產了。她很難過,心里也很矛盾,要不要將實情通知母親,要不要繼續調治,想聽聽健康 紀錄我的觀點。

作為一名大夫,我也見過相似的患者。我們常常會面對這樣的疑問,對于癌癥晚期,我們此刻的調治想法的確捉襟見肘,晚期癌癥很難治愈,大部門患者只能延伸壽命,假如不必藥只能活三個月,那說明已經長短常嚴重了。我有時候也在換位思索,假如是個人的支屬得了癌癥晚期,我該怎麼辦?

假如不必掛心費用的疑問,那大家城市做出一致的決擇,肯定是必要調治,可是現實即是這麼毒辣的。就像影戲我不是藥神里面演的那樣,窮病是沒有設法調治的。我給她骨潰瘍飲食提了幾點建議,只是我個人的一點見解,我把它寫出來,但願大家一起來商量一下,看看我們還可以怎麼樣來幫到相似的患者。

第一,是不是真的癌癥晚期

癌癥晚期這個診斷要極度的穩重,由於這個診斷會給患者和家人帶來極度大的苦惱、驚慌,甚過敏性鼻炎飲食至是致命的衝擊。所以,我建嘉義 健康餐議她和主治大夫好好談談,了解一下病情的嚴重水平,究竟有多晚,是否真的已經無力回天了。假如對診斷有懷疑,可以換一家醫療機構再問問,咨詢一下。有時候,醫療機構與醫療機構之間的程度,差距還是對照大的。

第二,是否應當通知患者當事者

每個家人有個人差異的見解,在中國,大部門家人抉擇隱瞞,少部門家人抉擇將病情通知患者當事者。假如讓我抉擇,我會將病情的實情通知患者。患者有知情權,這是法條賦予的權力。假如真的時日無多,通知患者,可以讓她或許加倍從容的面臨后面的日子,可以在有限的工夫里面,趁此刻患者還是清醒的,手腳還對照利索,盡可能的去實現個人的愿望,比如出去旅游,與老友們一一作別等等。其次,將病情通知患者之后,就可以開誠布公的對話,是不是抉擇調治,如何調治等一系列的話題,就可以和患者一起商量,讓患者當事者充裕的介入。

最后,與大夫多切磋

有時候,大夫見得太多這樣的患者,可能會有一些麻木了。病情可能辯白的不是那麼清晰。我但願患者和家人,還有大夫,可以在一起充裕的溝通和切磋。這些信息是患者和家人急迫除妖知道的:調治需求幾多錢健康 食物,大約可以延伸多久的壽命;假如尺度的調治想法太貴,有沒有稍微廉價一些的,可以延伸壽命,減輕苦惱的藥物;疾病進一步進展,患者會顯露哪些不舒服,應當如何處置;用不起入口藥物,有沒有國產的替換藥物;用不起自費的藥物,有沒有醫保可以用的藥物;有沒有慈善贈藥方案;有沒有免費的臨床實驗可以加入;有沒有相似的患者,其他患者是如何抉擇的。多溝通,多切磋,這樣才幹做出最適合的抉擇,避免終身的失望。

以一個傍觀者的角度,我都很難做出決擇,由於這是骨血至親,誰能眼睜睜地看著個人的親人離開。但願這位女孩能做出一個適合的抉擇,但願是大夫診斷過錯,但願有奇跡可以發作。

Related Post